小花蔓澤蘭…植物屬性簡介
 
一、前言

近年在台灣的中、南部及東部,常見到一種具有心狀葉的蔓藤植物,攀爬在曠野、路旁、邊坡、低海拔林地及荒廢農耕地或果園,一大片一大片的覆蓋在地面或林木樹冠上。在春夏雨季來臨後,則形成一層茂密的「綠色地毯」,尤有甚者更如同一望無垠的滄滄「綠海」,不知情者可能還誤以為是成功的綠化效果呢。每當10月至11月間開花盛期,白色小花綿密地掛滿枝頭,點綴在蔥鬱的林間,神似綠海銀瀑,在蕭瑟的秋末季節能有這麼壯觀的白色花海來襯托著山頭秋景,可還真教人讚賞哩!養蜂人家原本為著度冬的蜜源煩惱,近些年可撿了些便宜,高興紮實的省下了一筆支出,甚至還可收取一些「小花蔓澤蘭蜜」作外快,雖然無法與台灣傳統的香醇龍眼花蜜相比擬,但充做蜂群越冬或生產蜂王乳時的補充蜜源則綽綽有餘。腦筋靈活的蜂農,以其所含近似高山野蜂蜜的特殊野生花草味兒,將之列為具地方特色的「鄉土蜜」,呈亮麗琥珀色的濃濃香蜜,在低溫下又不會形成結晶,上市以來還頗受消費者喜愛。

以上所提及的小花蔓澤蘭 (Mikania micrantha H.B.K.)是一種菊科(Asteraceae or Compositae) 蔓澤蘭屬(Mikania)的入侵植物(invasive plant),其英文名為mile-a-minute weed、bittervine、America rope或Chinese creeper。它在其他不同地區還有甚多俗名,譬如中國大陸稱之為薇甘菊或小花假澤蘭,法國人叫它liane americaine,美屬薩摩亞叫它fue saina ,斐濟則叫它wa mbosuthu等。蔓澤蘭屬植物,全世界約有430種,主要產於熱帶美洲,台灣原產一種蔓澤蘭(M. cordata (Burm.f.) B. L. Robinson),中國大陸稱之為假澤蘭,與小花蔓澤蘭一樣屬於攀緣性的藤蔓植物。原產於中南美洲和加勒比海地區的小花蔓澤蘭在很多地區被視為外來雜草,蔣慕琰2001年曾指出小花蔓澤蘭在1950年代後期因發展水土保持覆蓋植物而引入東南亞,隨後擴散至亞洲熱帶地區、大洋洲及澳洲北部,近年則在中國大陸廣東及香港造成嚴重危害;根據香港特別行政區漁農自然護理署標本室標本紀錄小花蔓澤蘭早在1919年便已在香港出現,1984年中國大陸深圳亦採到標本,台灣則於1990年以前在南部屏東及高雄地區,已有標本採集紀錄。關於它在台灣的入侵過程,亦有人認為係種子夾帶在從美國進口的中古曳引機入境後,再逐漸四處散播蔓延而造成危害。另外同屬還有一種原產於北美洲東部溫帶至亞熱帶的米甘草(M. scandens Willd.),亦是著名的有害雜草,雖未出現於台灣,但三者的植株形態十分近似,不容易區別,值得密切注意。


小花蔓澤蘭覆蓋於市郊空地雜木上

小花蔓澤蘭葉片和開花植株

二、形態性狀

小花蔓澤蘭為多年生草質或稍木質藤本植物。莖細長且多分枝,呈匍匐或攀緣狀,外被短柔毛或近無毛,幼時綠色,近圓柱形,老莖則呈淡褐色,且具有多條肋紋。葉片在蔓莖中部呈三角狀卵形至卵形,葉長4 ∼ 13 cm,寬2 ∼ 9 cm,葉基部呈心形,偶近戟形,先端漸尖,邊緣具有數個粗齒或淺波狀圓鋸齒,葉片兩面均無毛;莖上部的葉片漸小,葉柄亦較短,新生葉之葉柄則初帶紫紅再轉綠。葉脈為3 ∼ 7出之掌狀脈,葉柄長2 ∼ 8 cm。花為頭狀花序,長4.5 ∼ 6 mm,小花多數,在枝端常排列成複繖房狀,花序梗纖細,由頂端的頭狀花序先開放,再往下陸續開放,每一頭狀花序含兩性小花4朵,均可結實;總苞片綠色,4枚,狹長橢圓形,頂端漸尖或部分急尖,長2 ∼ 4.5 mm,總苞基部有一線狀橢圓形小苞葉(外苞片),長1 ∼ 2 mm;花冠白色,呈管狀,長3 ∼ 4 mm,尾端呈鐘狀,5齒裂,具香味。瘦果,黑色,長1.5 ∼ 2 mm,被毛,具5稜,有腺體;白色冠毛由32 ∼ 40條刺毛所組成,長2 ∼ 4 mm。受環境氣候影響,各地花果期不一,在中國廣東南部從8月至翌年2月,在香港為10月∼12月,在台灣則為10月至翌年1月。


三、地理分布及散播

小花蔓澤蘭目前已從原產地散布至非洲的茅里西斯,亞洲的印度、孟加拉、斯里蘭卡、泰國、馬來西亞、新加坡、印尼、菲律賓、南海諸島、香港、中國大陸沿海地帶(如深圳、東莞、珠海、廣州....等珠江三角洲一帶為主)及台灣,大洋洲的巴布亞新幾內亞,澳洲的昆士蘭北部,以及太平洋諸島嶼如美屬薩摩亞、關島、英屬北馬里亞納群島。

印尼在1949年曾從巴拉圭引入本物種,作為橡膠園的地被覆蓋植物,到1987年時已蔓延於整個印尼,對印尼的香蕉、茶樹、可可及稻田造成相當程度的危害;中國大陸約在1980年代初期傳入東南沿海,從香港擴張至深圳附近、東莞市及內伶仃島等地區,1990年代以後,在深圳、東莞及珠海等地即陸續傳出小花蔓澤蘭的危害報導,對於自然植被、人工林、園林綠地、果園及農場等生態環境造成極大的危害。據馮惠玲等人從1998年10月至2001年間在廣東省境內調查51個縣市區的540個樣區,發現共有24個縣市區的143個樣區內有小花蔓澤蘭分布,主要分布在珠江三角洲50 ∼ 200 m的低海拔地區。

台灣南部的屏東及高雄地區,雖在西元1990年前即有標本採集紀錄,然而據逐花草而居的賴姓養蜂業者指出,約20年前即曾在高雄縣的大樹地區,看到此種蔓藤攀爬覆蓋在林木樹冠上,當時均視之為「雜花仔藤」而未多加重視,孰料近二、三年來卻在台灣南部及花、東地區頻傳其危害報導,且擴及中部地區各縣市,尤其在南投縣境更造成重大危害。據觀察已有朝北部的桃、竹、苗地區(甚至台北縣)擴展之趨勢,其分布海拔高度亦從低海拔逐漸爬升至中海拔,不可不戒慎。


小 花 蔓 澤 蘭 的 葉 近 戟 形 , 邊 緣 淺 波 狀 圓 鋸 齒 , 為 多 年 生 藤 蔓 類 菊 科 植 物 。(黃 士 元 攝)

小 花 蔓 澤 蘭 繁 殖 力 驚 人 , 每 平 方 公 尺 可 產 生 17萬 粒 種 子 。(黃 士 元 攝)

四、生育地環境

小花蔓澤蘭在熱帶美洲常見於受干擾的環境、潮濕的土地或沼澤地區;在南美洲則分布於潮濕的森林和淡水沼澤森林內;中國大陸的深圳及東莞等地則常出現在受破壞的林地邊緣、荒廢農地、路邊、疏於管理的果園、水庫、污水溝旁及濕地邊緣等。孔國輝等(2002)指出小花蔓澤蘭在土壤潮濕、疏鬆、富含有機質及陽光充足的生育地中,生長特別迅速,但不耐遮蔭、乾燥及貧瘠的土壤。

在台灣地區小花蔓澤蘭常見入侵於低海拔人工林、次生林及保安林,尤其以靠近山區鄉鎮內的荒廢果園、檳榔園、廢耕地、路旁及邊坡等地受害較為嚴重。喜好繁生在陽光及水分充足的開闊地環境,較粗壯的植株即會往上攀附在林木的樹冠上,藉以爭取更多的陽光以利其生長。陳朝圳(2001)曾進行小花蔓澤蘭空間分布監測之研究,得知坡度及坡向兩因子與危害程度之相關性並不顯著,而海拔高度、林分鬱閉度及林齡等因子則與危害程度具有顯著的相關性。當林分鬱閉度在50 ﹪以下時危害情形普遍嚴重;在50 ﹪以上者,危害情形逐漸下降;在林分鬱閉度達80 ﹪時,則幾乎無小花蔓澤蘭生長。

另據黃忠良等人(2000)的研究報告指出,影響小花蔓澤蘭生長的主要環境因子為溫度、光照及水分。小花蔓澤蘭適合生長在年平均溫度攝氏20度以上地區;土壤含水量在15 ﹪以上時其植株生長旺盛,基本上是一種喜濕的植物。而光度更是一個重要的指標,凡小花蔓澤蘭生長繁茂的地區,均有環境光照較強的現象,在光照較差的林內,則生長勢較弱。一般而言,小花蔓澤蘭的生長速率有隨著光度的增加而增快的趨勢,在林內或地面蔓延時,當遇到樹木或可攀附的物體隨即攀緣纏繞而上,此特性即為其好光趨性的實證;另外小花蔓澤蘭植株在近地面的分枝較少且生長勢較弱,而在樹冠頂層的部分則分枝較多且生長旺盛,亦可印證它是一種趨光性較強的植物。同時亦指出土壤肥力對小花蔓澤蘭的生長影響似乎不大,這從其常生長在林地邊緣、路旁及荒廢地等即可探知。

又據郭耀綸等(2002)對小花蔓澤蘭在不同光量下生長情形的研究報告指出,小花蔓澤蘭小苗在相對光度65 ﹪、35 ﹪、10 ﹪及林下(約2 ﹪),經3個月的遮蔭處理後,發現以生長在35 ﹪相對光量植株的莖部生物量顯著高於其他處理者;而全株總重及葉重部分則35 ﹪及65 ﹪兩處理間無顯著差異;根重方面則隨生長環境光量的提高而有顯著增加。本項試驗結果顯示,小花蔓澤蘭小苗並不耐陰,在相對光度10 ﹪光量下各部位的生物量均顯著減少,甚至在林下相對光度2 ﹪低光環境中即全部死亡。


良 好 的 耕 作 管 理 為 防 治 小 花 蔓 澤 蘭 的 最 有 效 方 法 , 圖 為 兩 相 鄰 的 鳳 梨 園 受 害 情 形 顯 著 不 同 。(黃 士 元 攝)

路 旁 及 邊 坡 整 片 受 小 花 蔓 澤 蘭 蔓 延 而 成 綠 毯 狀 。(黃 士 元 攝)

五、生長繁殖特性及危害

小花蔓澤蘭有著極快的生長速度,在國外有「一分鐘一英哩雜草」(mile-a-minute weed)之稱,形容其蔓莖生長的快速。曾有報導指其單一植株在數個月內可覆蓋25 m2或一年蔓延面積達1,100 m2及一天之內可生長2.7cm。在在顯示其生長及蔓延相當迅速。幸好它在台灣地區目前尚未如此誇張,根據筆者在(2002)調查得知,小花蔓澤蘭植株每月平均生長量在冬季為13.01 cm,春季為45.67 cm,夏季為52.42 cm,秋季為47.26 cm,由此推算小花蔓澤蘭植株蔓莖全年平均伸長量可達4.75 m,與上述其他地區之數據相去甚遠,否則受害程度更不堪設想。然而,令人憂心的是,小花蔓澤蘭是多年生植物,具有無性繁殖及產生種子的有性繁殖能力皆強的特色,其蔓莖的每個節除了可長出新芽之外,節及節間更都能長出不定根,以植體進行無性繁殖能力之強,極為罕見,這也是難以徹底剷除的主要原因。另外其種子的產量又極為豐富,據郭耀綸等(2002)調查攀爬在林木樹冠上的小花蔓澤蘭花朵,估算900ha面積可產生15,270粒種子,即每ha植株覆蓋面積可結出約17萬粒的種子,繁殖力真是驚人。又其種子極小且輕盈(1,000粒僅約重1公克),容易藉著風力、動物和昆蟲攜行或人類的活動而達到遠距離散播的效果,致其有著極為強勢的擴張潛力。

小花蔓澤蘭在入侵地區到處蔓延肆虐,許多植物都被它纏勒覆蓋而死,導致原生生態系生物多樣性的嚴重侵害。所到之處幾乎沒有植物可以倖免,不僅草本植物及灌木受害,就連喬木也不能倖免於難,無怪乎植物學家會稱之為恐怖的「植物殺手」、「綠癌」或「生態入侵者」。在中國大陸深圳西南海面上的內伶仃島,約有80 ﹪土地已遭受小花蔓澤蘭的迅速蔓延占據,使往日濃蔭蔽日、綠樹搖曳的島上,因長滿小花蔓澤蘭而像一張張巨網,黑壓壓的籠罩在美麗的芭蕉、荔枝及相思樹上。樹木因得不到陽光無法進行光合作用,樹勢衰落而逐漸地「窒息」死去,花草也慢慢的枯萎,腳下生機盎然的綠野轉眼間變成單調乏味的荒原,使素有「植物天堂」美譽的內伶仃島,可能因小花蔓澤蘭入侵危害而毀於一旦。另在深圳市亦面臨大面積的土地遭受小花蔓澤蘭蔓延之危害,使原生植被直接受其侵害或間接的造成生態入侵,蔓藤覆蓋了山頭林木及水庫周圍腹地,嚴重地影響著當地物種多樣性的維持及穩定。

小花蔓澤蘭在台灣地區業已造成嚴重的危害,目前在中、南及東部海拔1,000m以下的山坡地、林班地、廢耕地、人跡罕至的公有地、圳堤溝壁、廢耕或管理不良的果園、檳榔園等,都可見其蹤跡,對其防除已到達刻不容緩的地步,否則本島陸域生態將面臨萬劫不復的後果。


小花蔓澤蘭覆蓋於市郊空地雜木上

小花蔓澤蘭葉片和開花植株

六、結語

在台灣地區迅速蔓延的小花蔓澤蘭是一種外來的侵占性雜草,並且必須用嚴謹、審慎及積極的態度來處理,避免造成台灣陸域生態的一場浩劫。依目前觀察,小花蔓澤蘭之生長習性較不耐陰,在鬱蔽良好的森林內較不易入侵蔓延,但對於低海拔人工造林地、休耕地、荒地及廢棄果園則有嚴重覆蓋危害之情事。而一般管理良好的農耕地或果園則較少受害,因此呼籲農友、林友及各公私有地管理者,應正視此一問題的迫切性及嚴重性,共同加強土地管理。然而,最徹底有效的方法,是透過各種管道及媒體教導民眾認識植物殺手--小花蔓澤蘭,並發起全國總動員活動隨時隨地清除它,才能在最短時間降低其危害及對生態環境產生的衝擊。而農政單位更要積極地從源頭來根本杜絕,除應積極蒐集曾在其他地區造成嚴重危害的入侵植物相關資料,建立資料庫外,並應建立外來種成為入侵種的風險評估機制,在進口申請審核方面嚴格把關,切勿私自從境外引進未經許可的物種,以免再造成外來入侵植物危害的遺憾事件。

資料來源~~自然保育季刊
作者:黃士元(特有生物研究保育中心植物組研究員 )、廖天賜(國立中興大學森林學系教授)、郭曜豪(國立中國醫藥研究所研究員)

回上一頁
回首頁
本站由~台東縣政府農業局林務課~建置維護
台東市中山路276號
電話 : 326141
傳真 : 340981